🧧 Happy Chinese New Year🧧祝大家新年快乐、我们是キズ。


LH:对于两位来说,各自的“今年的汉字”是什么呢?-请告诉我们理由。


reiki:「遊」。和去年相比,想去实现更多想做的事情,以一种玩乐的心态,先不要想那么多,总而言之先去做。


来夢:「楽」。也不是说想要轻松一点,相反是不想做得太轻松。如果怎么轻松就怎么来的话,感觉到最后都不会留下什么东西。所以想选择一种让自己不那么轻松的方式,去逼一下自己。所以我选了「楽」这个字。

LH:去年的九月キズ刚结束了首次的海外巡演和海外店铺活动,两位对那一次的演出以及店铺活动有何感想呢?


来夢:首先是语言不通吧。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,能够和大家联系到一起的只有音乐。纯粹地享受音乐,没有多余的语言,对于音乐来说语言都是多余的,而且也非常开心。这只有在海外演出的时候才能感受到的。在日本的话,我们可以通过语言去传达想要传达的东西,而在海外的话,可以纯粹地让大家听听我们的音乐,这个是让我觉得很棒的一件事情。


reiki:我也一样。只有音乐是互通的,因为喜欢音乐所以才会来看我们的演出,在日本也是一样,在情感爆发的那一瞬间大家都是一样的。所以没有任何多余的因素,我们也只能通过音乐去传达一些东西,能那样直面音乐的人是很帅气的,在这一点上大家可以达成共识,这非常好。在日本虽然可以通过语言去表达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,但我相信在海外即使语言不同,情绪爆发的那一瞬间在哪里都是一样的。

LH:キズ之前在日本也有做过不插电的演出,两位觉得这种形式的演出和平时的演出相比最大的魅力在哪里呢?


来夢:这个很难,而且这次我们只有两个人。一般不插电演出很容易听清楚我们说的话,但我们语言又不通,首先这个优势就没有了。


所以除了这个以外要去尝试一些其他的表现方式,这非常的困难。如果语言相通的话,就可以去理解歌词的意思。


当然其中也不乏有懂日语的粉丝,但是由于语言不通,要举行不插电演出还是很害怕的。在日本,不插电演出不像平时的演出,观众们在身体完全不活动的状态下,静静地坐在那里听我们的音乐,并且通过歌词的内容去思考一些东西。

LH:两次的上海之行两位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呢?


来夢:印象最深的是,在演出上我就用中文说了一句「你好」,大家就超级兴奋的。诶?只是这样大家就这么兴奋吗?超级吃惊的。

最初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这个,单单打个招呼,大家的反馈就很热烈。


reiki:天气不太好呢。


来夢:不是因为我们是「雨男」吗(笑)


reiki:上次是台风(笑)


来夢:东西很好吃


reiki:火锅


来夢:鸡肉(豉油鸡),甜甜的那种,那个很好吃!

LH:这次的活动是新单曲《黒い雨》的店铺活动,关于这张新单曲两位各自最喜欢的是哪一部分呢?成员们各自最喜欢其中的哪一曲呢?理由是什么呢?


来夢:没有什么最喜欢的部分,怎么说呢?应该是我们要传达的东西。

无论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,只要看了那个CD封面的插画应该马上就能理解我们想要传达的东西。无论在什么国家,都能清楚地传达给人们知道现在的生活是怎么来的。


在那样的环境下,我们要怎么活下去。这是个没有答案的答案。能将这样的内容清楚地传达出来,是非常开心的。在上海和台北的演出也是一样,特别是在上海演出的时候,背后有播放MV的影像,大家应该都能很好地理解这首歌所表达的东西,对于歌曲本身来讲,能够表现出那种没有国界的感觉,这也是这次最大的收获。


因为很多人的牺牲才有了今天的生活,我相信基本上没有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国家,我们是应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理所应当地享受着今天的生活,还是思考一些东西好好地生活下去?作为我来说,想唱出这样的一种人生观。如果能把这样一种人生观传达给上海的观众,就很满足了。


另外这次的单曲里最喜欢的一首歌是《銃声》。

我平时私底下也会去很多地方,这是在很多国家兜兜转转的过程中自然诞生的一首歌。从MESSAGE性来看,这仅仅是将我的所见所闻以写BLOG形式写出来的一首歌,没有任何的润色反而很好。有很清楚地表达了我要表达的东西,我个人很中意这首歌。


reiki:我的话是《息のできる死骸》。理由是这首歌很难。单纯从技术面上来说,吉他的Play有点过头了(笑)

LH:来梦桑想做这样的乐队,在你们心里想把キズ做成一个怎么样的乐队?


reiki:不好意思这个无可奉告(笑)


来夢:从比较浅层次的面来讲,语言虽然不通,我们也不是只能在日本做的乐队。我个人并不觉得我们是日本的乐队,应该说不仅仅是日本的乐队。


这个和国界无关,这样自然而然地在上海、台北等各个地方巡回演出,到其他的国家也是一样,我们也可以去那里演出。巡演不光光是在日本,在这当中也想增加中国的演出。

不想让大家觉得我们只是一个日本的乐队。

LH:去年十月キズ分别开设了自己的BLOG MAGAZINE,来梦桑的《人外》、reiki桑的《空洞》,请各自说一下这几个月来的开展心得体会吧?


来夢:如果用写的话,每次都要思考写些什么东西不是很花时间嘛,所以干脆就以电台的形式说一些想说的。然后就零零碎碎地讲了一些很日常的东西,其实很想把这些内容翻译成中文。如果没有文字的话,中国的粉丝就更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东西了。

其实像我们这类职业,大家都看不到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面,关于这些,我基本都不会遮遮掩掩的,如果有什么大家想知道的,就会直接告诉大家。


LH:这边不怎么更新的某人有什么理由吗?


reiki:(笑)理由?没有空呢(骗人的,笑~) 我其实经常一个BLOG写很多内容,然后早上起来以后,发现原来我这里是这样写的啊,好像不是很想这么写,接着就删掉了,就这样边写边删。


来夢:(reiki)不太用文字来表达事情的。


reiki:对,超不擅长的。


来夢:在中国粉丝面前还没暴露,其实这家伙是个笨蛋(笑得有点过了)


reiki:你这就把我卖了。我其实很不擅长文字表达,所以就算碰到什么事情也不会直接说的,基本上我之前碰到什么事情,或者发生了什么都会用照片的形式记录下来。


LH:这种方式也挺好啊~


reiki:真的吗?但我还是不会更新的


LH(小编三滴汗)


reiki:现在有在写有在写(笑)

LH:这次《黒い雨》的店铺活动结束后将迎来キズONEMAN TOUR《切望》,分别前往福岛、广岛、长崎。去年夏天乐队也曾经造访这几个地方,再次前往这三个地方是带着怎么样的心情呢?


来夢:这三个地方的巡演,这次是第二次。这三个地方是长眠着日本痛苦的地方,相同点是都发生过一些历史性的事件。现代人对于这些历史,有很多人会选择去遗忘,但对于这样一个现象来说,正是去思考一些事情的契机,从而有了这次的巡演。


现在又要去到这三个地方,其实我对于日本也有很多事情不是很了解。想去唱出一些世界的痛楚,如果有这样一个地方会让我想去传达一些东西的话,我都会想亲自去到那些地方。


不光光是这三个地方,如果有任何拥有无法忘却的历史性伤痛的地方,如果让我有机会去到了那样的地方,就会想在那里举行演出。


LH:本次《消灭》TOUR最终场定格在2月11日的EX THEATER ROPPONGI,这场集大成的公演最终想呈现给大家的是什么?


reiki:中国的粉丝们一定要来。(笑)

这场公演是这么多场演出中最精彩的一场,也是最美味的一场,如果这场不来的话,之后说不定品质就要下降了(笑)

现在是最好的时期,总而言之就是来看,然后你就会找到答案,以上。


来夢:一直有很多来自上海、台北、香港的粉丝,所以我们才会想去到这些地方演出。


LH:最后请对LIVE HUNTER的读者们说一句吧!


reiki:爱你们哦~


来夢:我也爱你们,如果有大型的公演或者ONEMAN LIVE请一定要来看~

▫︎インタビュー / LIVE_HUNTER

▫︎撮影 / TOTO



▫︎キズ http://ki-zu.com/

▫︎Twitter https://twitter.com/ki_zuofficial

▫︎公式Weibo https://www.weibo.com/kizuofficial



【関連動画】


   

🧧Happy Chinese New Year 🧧  

キズ 来夢・Reikiさん 旧正月のご挨拶はこちら

  ※画像をタップ

ボクとお友だちになってください…!

・中国の新商品やイベント情報のご案内

・最新情報のおしらせ などを配信しています🎶



🔽友だち追加はこちらから🔽

https://lin.ee/nkMUXbh


#キズ #Kizu #来夢 #Reiki #ライブハンター #上海 #インタビュー #インストア #イベント #中国

​他NEWS
お問合せ先
中国法人 China corporation    
LIVE_HUNTER CHINA(上海卓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)      
上海市普陀区长寿路818弄16号2F
TEL:86-21-5837-3878
 © 2017 LIVE HUNTER All rights reserved.